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明史卷一百五十,全文,翻译 五将会师

  傅宗龙 汪乔年(张国钦等) 杨文岳(傅汝为等) 孙传庭

  傅宗龙,字仲纶,昆明人。万历三十八年进士。除铜梁知县,调巴县,行取,入为户部主事。久之,授御史。

  天启元年,辽阳破,帝下募兵之令,宗龙请行。一月余,得精卒五千。明年,安邦彦反,围贵阳,土寇蜂起。请发帑金济滇将士,开建昌,通由蜀入滇之路,别设偏沅巡抚,罢湖广退怯总兵薛来允。帝多采纳之。又上疏自请讨贼,言:“为武定、寻甸患者,东川土酋禄千钟。为沾益、罗平患者,贼妇设科及其党李贤辈。攻围普安,为滇、黔门户患者,龙文治妻及其党尹二。困安南,据关索岭者,沙国珍及罗应魁辈。困乌撒者,安效良。臣皆悉其生平,非臣敌。臣愿以四川巡按兼贵州监军,灭此群丑。”帝大喜,下所司议。会宗龙以疾归,不果行。

  四年正月,贵州巡抚王三善为降贼陈其愚所绐,败殁。其夏即家起宗龙巡按其地,兼监军。初,部檄滇抚闵洪学援黔,以不能过盘江而止。宗龙既被命,洪学令参政谢存仁、参将袁善及土官普名声、沙如玉等以兵五千送之。宗龙直渡盘江,战且行,寇悉破。乃谢遣存仁、善,以名声等土兵七百人入贵阳,擒斩其愚,军民大快。宗龙尽知黔中要害及土酋逆顺,将士勇怯。巡抚蔡复一倚信之,请敕宗龙专理军务,设中军旗鼓,裨将以下听赏罚,可之。宗龙乃条上方略,又备陈黔中艰苦,请大发饷金,亦报可。初,三善令监军道臣节制诸将,文武不和,进退牵制。宗龙反其所为,令监军给刍粮,核功罪,不得专进止。由是诸将用命,连破贼汪家冲、蒋义寨,直抵织金。

  五年正月,总理鲁钦败绩于陆广河。宗龙上言:“不合滇、蜀,则黔不能平贼;不专总督任,则不能合滇、蜀兵。请召还朱燮元,以复一兼督四川,开府遵义,而移蜀抚驻永宁,滇抚驻沾益,黔抚驻陆广,沅抚驻偏桥,四面并进,发饷二百万金给之。更设黔、蜀巡抚。”帝以复一新败,令解官,即以燮元代,而命尹同皋抚蜀,王瑊抚黔,沅抚闵梦得移镇,一如宗龙议。

  陆广败后,诸苗复蠢动。复一、宗龙谋,讨破乌粟、螺蛳、长田诸叛苗,大破平越贼,毁其砦百七十,贼党渐孤。宗龙乃条上屯守策,言:

  蜀以屯为守,黔则当以守为屯。盖安酋土地半在水外,仡佬、龙仲、蔡苗诸杂种,缓急与相助。贼有外藩,我无边蔽,黔兵所以分力愈诎。臣谓以守为屯者,先发兵据河,夺贼所恃。然后抚剿诸种,随渡口大小,置大小寨,深沟高垒,置烽墩炮台。小渡则塞以木石,使一粟不入水内,一贼不出水外,贼无如我何。又令沿河兵习水战,当贼耕耨时,频出奇兵,渡河扰之。贼不敢附河而居,而后我可以议屯也。

  屯之策有二:一曰清卫所原田,一曰割逆贼故壤,而以卫所之法行之。盖黔不患无田,患无人。客兵聚散无常,不能久驻,莫若仿祖制,尽举屯田以授有功,因功大小,为官高下,自指挥至总、小旗,畀以应得田为世业,而禁其私卖买。不待招徕,户口自实。臣所谓以守为屯者如此。然兵当用四万八千人,饷当岁八十余万,时当阅三年,如此而后贼可尽灭也。

  部议从之。

  复一卒,王瑊代,事悉倚办。宗龙乃渐剪水外逆党,将大兴屯田。邦彦惧,谋沮之,六年三月,大举渡河入寇。宗龙击破邦彦赵官屯,斩老虫添,威名大著。当是时,大帅新亡,全黔震动,燮元远在蜀,瑊拥虚位,非宗龙,黔几殆。诏加太仆少卿。忧归。

  崇祯三年起故官。用孙承宗荐,擢右佥都御史,巡抚顺天。未几,拜兵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,总督蓟、辽、保定军务。

  用小故夺官矣。居久之,十年十月流寇大入蜀,陷蜀三十余州县,帝拊髀而思宗龙曰:“使宗龙抚蜀,贼安至是哉!”趣即家起宗龙。宗龙至蜀,代王维章与总兵罗尚文御却贼。十二年五月,以杨嗣昌荐,召为兵部尚书,去蜀。宗龙自定黔乱后,凡十有四年,辄起用,用不久辄迁去。八月至京,入见帝。宗龙为人伉直任气,不能从谀承意。帝愤中枢失职,嗣昌以权诡得主知。宗龙朴忠,初入见,即言民穷财尽。帝颇然之,顾豤言不已,遂怫然曰:“卿当整理兵事尔。”既退,语嗣昌曰:“何哉?宗龙善策黔,而所言卑卑,皆他人唾余,何也?”自是所奏请,多中格。

  熊文粲既罢,宗龙乃言:“向者贼流突东西,嗣昌故建分剿之策。今则流突者各止其所,臣请收势险节短之效。总理止辖楚、豫,秦督兼辖四川,凤督兼辖安庆,各率所辖抚镇,期十二月成功。”因荐湖广巡抚方孔召堪代文灿。帝不用,用嗣昌督师。

  嗣昌既督师,上章请兵食,不悉应,劾中枢不任。宗龙亦劾嗣昌徒耗敝国家,不能报效,以气凌廷臣。会蓟辽总督洪承畴请用刘肇基为团练总兵官,中官高起潜又揭肇基恇怯,宗龙不即覆。帝遂发怒,责以抗旨,令对状。奏上,复以戏视封疆下吏。法司拟戍边,不许,欲置之死。在狱二年矣,十四年春,嗣昌死,尚书陈新甲荐其才,帝未有以应也,良久曰:“朴忠,吾以夙负用之,宜尽死力。”遂释之出狱,以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代丁启睿,总督陕西三边军务。

  当是之时,李自成有众五十万,自陷河、洛,犯开封,罗汝才复自南阳趋邓、淅,与合兵。帝命宗龙专办自成。议尽括关中兵饷以出,然属郡旱蝗,已不能应。

  九月四日,以川、陕兵二万出关,次新蔡,与保督杨文岳兵会。贺人龙、李国奇将秦兵,虎大威将保兵,共结浮桥,东渡汝,合兵趋项城。五日,两军毕渡,走龙口。自成、汝才亦结浮桥于上流,将趋汝宁。觇两督兵至,尽伏精锐于林中,阳驱诸贼自浮桥西渡。人龙使后骑觇贼,还报曰:“贼向汝矣,结浮桥将渡矣。”宗龙、文岳夜会诸将于龙口,诘朝将战。

  六日,两军并进,中道一骑驰而告曰:“贼毕渡矣。”复进,一骑驰而告曰:“贼半渡矣,三分渡其二矣。”宗龙、文岳曰:“驱之。”走三十里,至于孟家庄,日卓午。人龙、大威曰:“马力乏矣,诘朝而战,止兵为营。”诸军弛马甲,植戈錞,散行墟落求刍牧。贼觇之,尘起于林中,伏甲并出搏我兵。人龙有马千骑不战,国奇以麾下兵迎击之,不胜。秦兵、保兵俱溃,人龙、大威奔沈丘,国奇从之,三帅师溃。宗龙、文岳合兵屯火烧店,贼以步兵攻其营。诸军鸣大炮,震死贼百余。日暮,贼引去。宗龙军西北,文岳军东南,画堑而守。保兵宵溃,保督副将挟文岳骑而驰,夜奔于项城。宗龙复分秦兵立营于东南,诸将分壁当贼垒。

  九日,檄人龙、国奇还兵救,二帅不应。宗龙曰:“彼避死,宜不来,吾岂避死哉!”语其麾下曰:“宗龙老矣,今日陷贼中,当与诸军决一死战,不能效他人卷甲走也。”召裨校李本实,即文岳壁穿堑筑垒以拒贼。贼亦穿壕二重以围之。

  十一日,秦师食尽,宗龙杀马骡以享军。明日,营中马骡尽,杀贼取其尸分啖之。十八日,营中火药、铅子、矢并尽。宗龙简士卒,夷伤死丧之余,有众六千。夜半,潜勒诸军突贼营,杀千余人,溃围出。诸军星散,宗龙徒步率诸军且战且走。十九日,日卓午,未至项城八里,贼追及之,执宗龙,呼于门曰:“秦督围随官丁也,请启门纳秦督。”宗龙大呼曰:“我秦督也,不幸堕贼手,左右皆贼耳。”贼唾宗龙。宗龙骂贼曰:“我大臣也,杀则杀耳,岂能为贼赚城以缓死哉!”贼抽刀击宗龙,中其脑而仆,檆其耳鼻死城下。事闻,帝曰:“若此,可谓朴忠矣。”复官兵部尚书,加太子少保,谥忠壮,荫子锦衣世百户,予祭葬。

  人龙、国奇兵溃归陕,贼遂屠项城。分兵屠商水、扶沟,遂攻叶县。

  汪乔年,字岁星,遂安人。天启二年进士。授刑部主事,历郎中。母忧归。

  崇祯二年起工部,迁青州知府。以治行卓异,迁登莱兵备副使,乞终养归。父丧除,起官平阳,迁陕西右参政,提督学校。再以卓异,就迁按察使。乔年清若自励,恶衣菲食,之官,携二仆,不以家自随。为青州,行廊置土锉十余,讼者自炊候鞫,吏无敢索一钱。自负才武,休沐辄驰骑,习弓刀击刺,寝处风露中。

  十四年,擢右佥都御史,巡抚陕西。时李自成已破河南,声言入关。乔年疾驱至商、洛,不见贼。贼围开封,而三边总督傅宗龙亦至陕,议抽兵括饷,则关中兵食已尽,无以应。宗龙、乔年握手欷歔而别。未几,宗龙败殁于项城,乔年流涕叹曰:“傅公死,讨贼无人矣。”已,又闻诏擢乔年兵部右侍郎,总督三边军务,代宗龙。部檄踵至,趣出关。是时,关中精锐尽没于项城。乔年曰:“兵疲饷乏,当方张之寇。我出,如以肉喂虎耳。然不可不一出,以持中原心。”乃收散亡,调边卒,得马步三万人。

  十五年正月,率总兵贺人龙、郑嘉栋、牛成虎出潼关。先是,临颍为贼守,左良玉破而屠之,尽获贼所掳。自成闻之怒,舍开封而攻良玉,良玉退保郾城,贼围之急。乔年诸将议曰:“郾城危在旦夕。吾趋郾,贼方锐,难与争锋。吾闻襄城距郾四舍,贼老砦咸在。吾舍郾而以精锐攻其必应,贼必还兵救,则郾城解矣。郾城解,我击其前,良玉乘其背,贼可大破也。”诸将皆曰:“善。”乃留步兵火器于洛阳,简精骑万人兼程进。次郏县,襄城人张永祺等迎乔年。

  二月二日,乔年入襄城,分人龙、嘉栋、成虎军三路,驻城东四十里,逼郾城而军,而自勒兵驻城外。贼果解郾城而救襄城。贼至,三帅奔,良玉救不至,军大溃。乔年叹曰:“此吾死所也。”率步卒千余入城守。贼穴地实火药攻城,乔年亦穿阱,视所凿,长矛刺之。贼炮击乔年坐纛,雉堞尽碎,左右环泣请避之,乔年怒,以足蹴其首曰:“汝畏死,我不畏死也。”十七日,城陷,巷战,杀三贼,自刭不殊,为贼所执,大骂。贼割其舌,磔杀之。襄城人建祠而祀之。

  时张国钦、张一贯、党威、李万庆及监纪西安同知孙兆禄、材官李可从、襄城知县曹思正从乔年,皆死之。万庆者,降将射塌天也。又有马帅某者,逸其名。兆禄,盐山人。可从,盩厔人。党威,神木人。余莫考。党威则尝击贼于西雒峪,擒贼首窦阿婆者也。

  自成购永祺不得,屠其族,劓刖诸生刘汉臣等百九十人。自成数月之间再败秦师,获马二万,降秦兵又数万,威震河雒。

  初,乔年之抚陕西也,奉诏发自成先冢。米脂令边大受,河间静海举人,健令也,诇得其族人为县吏者,掠之。言:“去县二百里曰李氏村,乱山中,十六冢环而葬,中其始祖也。相传,穴,仙人所定,圹中铁灯檠,铁灯不灭,李氏兴。”如其言发之蝼蚁数石,火光荧荧然。檆棺,骨青黑,被体黄毛,脑后穴大如钱,赤蛇盘,三四寸,角而飞,高丈许,咋咋吞日光者六七,反而伏。乔年函其颅骨、腊蛇以闻,焚其余,杂以秽,弃之。自成闻之,啮齿大恨曰:“吾必致死于乔年。”既杀乔年,由西华攻陈州。

  杨文岳,字斗望,南充人。万历四十七年进士。授行人。天启五年,擢兵科给事中,屡迁礼科都给事中。

  崇祯二年,出为江西右参政,历湖广、广西按察使,云南、山西左右布政使,以右副都御史巡抚登、莱。十二年擢兵部右侍郎,总督保定、山东、河北军务,代孙传庭。

  十四年正月,李自成陷洛阳,犯开封,文岳率总兵虎大威以众二万赴救。渡河,贼先遁,追击于鸣皋。还,驻兵开封。疫作,乃顿兵于汝宁,出屯西平、新蔡间。七月,自成走内乡、淅川,与罗汝才合。文岳趋邓州,自成还攻之。文岳战三捷,斩其魁一条龙、一只龙,贼遁去。

  九月,会陕西总督傅宗龙于新蔡,与贼遇,大溃于孟家庄,再溃于火烧店。部将挟文岳夜入于项城。明日奔陈州,宗龙遂覆没。事闻,文岳革职,充为事官,戴罪自赎。乃收集散亡,率所部就巡抚高名衡防杞。贼遂破叶县,拔泌阳,乘胜陷南阳,杀唐王,下邓州等十四城,再围开封。

  明年正月,文岳驰救开封,论功复官。临颍为贼守,左良玉破而屠之,退保郾城。自成围郾城。二月,督师丁启睿及文岳、大威救郾城。贼溃,距官军数里而营。文岳、启睿相掎角,持十一昼夜。总督汪乔年出关,贼引去,再攻开封。六月,诏起侯恂兵部右侍郎,总督保定、山东、河南、湖北军务,代文岳。命所司察文岳罪状。七月朔,文岳、启睿合良玉、大威及杨德政、方国安四总兵之师,次朱仙镇。诸军尽溃,启睿、文岳奔汝宁。贼渡河,追奔四百里,官军失亡数万。诏褫官候勘。

  九月,文岳在汝宁,夜袭贼营有功。贼既灌开封,旋败孙传庭兵,以闰十一月悉众薄汝宁,老回回、革里眼、左金王等毕会。文岳遣都司康世德以轻骑侦贼,世德走还汝,将其步骑五百,夜纵火噪而奔。十三日,群贼并至,压汝宁五里而军。监军佥事孔贞会以川兵屯城东,文岳以保兵屯城西。贼兵进攻,相持一昼夜。川兵溃,杀伤数百。贼夺其马骡,悉众攻保兵,渐不支。佥事王世琮、知府傅汝为、通判朱国宝缒将士入城,副将贾悌、参将冯名圣亦掖文岳、贞会登城。

  明日,贼四面环攻,戴扉以阵,矢石云梯堵墙而立。城头矢炮擂石雨集,贼死伤山积,而攻不休。一鼓百道并登,执文岳及世琮、国宝、悌、名圣于城头,杀汝阳知县文师颐于城上。汝为闻变,赴水死。贼拥文岳等见自成,大骂,贼怒,缚之城南三里铺,以大炮击之,洞胸糜骨而死。士民屠戮数万,焚公私廨舍殆尽。贞会执去,不知所终。自成以文岳死忠,备礼敛之。遂拔营走确山、信阳、泌阳,向襄阳,虏崇王由樻、崇世子、诸王妃及河南怀安诸王以行。

  汝为,字于宣,江陵人。崇祯七年进士。世琮,字仲发,达州人。国宝,成都人。师颐,全州人。皆举人。世琮尝为汝宁推官,讨土寇,流矢贯耳不为动,时号王铁耳者也。师颐莅任甫三日。

  孙传庭,字百雅,代州振武卫人。自父以上,四世举于乡。传庭仪表颀硕,沈毅多筹略。万历四十七年成进士,授永城知县,以才调商丘。天启初,擢吏部验封主事,屡迁稽勋郎中,请告归。家居久不出。

  崇祯八年秋,始迁验封郎中,超迁顺天府丞。陕西巡抚甘学阔不能讨贼,秦之士大夫哗于朝,乃推边才用传庭,以九年三月受代。传庭莅秦,严征发期会,一从军兴法。秦人爱之不如总督洪承畴,然其才自足办贼。贼首整齐王据商、雒,诸将不敢攻,檄副将罗尚文击斩之。

  当是时,贼乱关中,有名字者以十数,高迎祥最强,拓养坤党最众,所谓闯王、蝎子块者也。传庭设方略,亲击迎祥于盩厔之黑水峪,擒之,及其伪领哨黄龙、总管刘哲,献俘阙下。录功,增秩一等。而贼党自是乃共推李自成为闯王矣。明年,养坤及其党张耀文来降。已而养坤叛去,谕其下追斩之。击贼惠登相于泾阳、三原,登相西走。河南贼马进忠、刘国能等十七部入渭南,追之出关,复合河南兵夹击之,先后斩首千余级。进忠等复扰商、雒、蓝田,叛卒与之合,将犯西安。遣左光先、曹变蛟追走之渭南,降其渠一条龙,招还胁从。募健儿击余贼,斩圣世王、瓦背、一翅飞,降镇天王、上山虎,又歼白捍贼渠魁数人。关南稍靖。遣副将盛略等败贼大天王于宝鸡,贼走入山谷,传庭追之凤翔。他贼出栈道,谋越关犯河南,还军击,贼走伏斜谷,复大败之,降其余众。西安四卫,旧有屯军二万四千,田二万余顷,其后田归豪右,军尽虚籍。传庭厘得军万一千有奇,岁收屯课银十四万五千余两,米麦万三千五百余石。帝大喜,增秩,赉银币。

  会杨嗣昌入为本兵,条上方略。洪承畴以秦督兼剿务,而用广抚熊文灿为总理。分四正六隅,马三步七,计兵十二万,加派至二百八十万,期百日平贼。传庭移书争之,曰:“无益,且非特此也。部卒屡经溃蹶,民力竭矣,恐不堪命。必欲行之,贼不必尽,而害中于国家。”累数千言,嗣昌大忤。部议,秦抚当一正面,募土著万人,给饷银二十三万,以商、雒等处为汛守。传庭知其不可用也,乃核帑藏,蠲赎鍰,得银四万八千,市马募兵,自办灭贼具,不用部议。会诸抚报募兵及额,传庭疏独不至。嗣昌言军法不行于秦,自请白衣领职,以激帝怒。传庭奏曰:“使臣如他抚,籍郡县民兵上之,遂谓及额,则臣先所报屯兵已及额矣。况更有募练马步军,数且逾万,何尝不遵部议。至百日之期,商、雒之汛守,臣皆不敢委。然使贼入商、雒,而臣不能御,则治臣罪。若臣扼商、雒,而逾期不能灭贼,误剿事者必非臣。”嗣昌无以难,然衔之弥甚。传庭两奉诏进秩,当加部衔,嗣昌抑弗奏。十一年春,贼破汉阴、石泉,则坐传庭失援,削其所加秩。

  传庭出扼商、雒。大天王等犯庆阳、宝鸡,还军战合水,破走之,获其二子,追击之延安。过天星、混天星等从徽、秦趋凤翔,逼澄城。传庭分兵五道击之杨家岭、黄龙山,大破之,斩首二千余级。大天王知二子不杀,遂降。贼引而北,犯延安。传庭策鄜州西、合水东三四百里,荒山邃谷,贼入当自毙,乃率标兵中部遏其东,檄变蛟、庆阳拒其西,伏兵三水、淳化间。贼饥,出掠食,则大张旗帜,鸣鼓角以邀之,一日夜驰二百五十里。贼大惊,西奔,至职田庄,遇伏而败;复走宝鸡,取栈道,再中伏大败;折而走陇州关山道,又为伏兵所挫。三败,贼死者无算,过天星、混天星并降。又逐贼邠、宁间,陷阵,获其渠。河南贼马进忠、马光玉驱宛、洛之众,箕张而西。传庭击之,贼还走。又设伏于潼关原,变蛟逐贼入伏。而闯王李自成者,为洪承畴所逐,尽亡其卒,以十八骑溃围遁。关中群盗悉平,是为崇祯之十一年春也。捷闻,大喜,先叙澄城之捷,命加传庭部衔。嗣昌仍格不奏。

  当是时,总理熊文灿主抚。湖广贼张献忠已降,惟河南贼如故。罗汝才、马进忠、贺一龙、左金王等十三部西窥潼关,联营数十里。传庭计曰:“天下大寇尽在此矣。我出击其西,总理击其东,贼不降则灭。此贼平,天下无贼矣。献忠即狙伏,无能为也。”乃遂引兵东,大败贼阌乡、灵宝山间,贯其营而东,复自东以西。贼窘甚,以文灿招降手谕上,言旦夕且降。传庭曰:“尔曹日就熊公言抚,而日攻堡屠寨不已,是伪也。降即解甲来,有说即非真降,吾明日进兵矣。”明日擐甲而出,得文灿檄于途中曰:“毋妒吾抚功。”又进,得本兵嗣昌手书,亦云。传庭怏怏撤兵还。然贼迄不就抚,移瞰商、雒。文灿悔,期传庭夹击。属吏王文清等三战三败之,贼奔内乡、淅川而去。传庭既屡建大功,其将校数奉旨优叙,嗣昌务抑之不为奏。传庭恳请上其籍于部,嗣昌曰:“需之。”

  十月,京师戒严,召传庭及承畴入卫,擢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,代总督卢象升督诸镇援军,赐剑。当是时,传庭提兵抵近郊,与嗣昌不协,又与中官高起潜忤,降旨切责,不得朝京师。承畴至,郊劳,且命陛见,传庭不能无觖望。无何,嗣昌用承畴以为蓟督,欲尽留秦兵之入援者守蓟、辽。传庭曰:“秦军不可留也。留则贼势张,无益于边,是代贼撤兵也。秦军妻子俱在秦,兵日杀贼以为利,久留于边,非哗则逃,不复为吾用,必为贼用,是驱民使从贼也。安危之机,不可不察也。”嗣昌不听。传庭争之不能得,不胜郁郁,耳遂聋。

  传庭初受命,疏言:“年来疆事决裂,由计画差谬。事竣,当面请决大计。”明年,帝移传庭总督保定、山东、河南军务。既解严,疏请陛见。嗣昌大惊,谓传庭将倾之,斥来役赍疏还之传庭。传庭愠,引疾乞休。嗣昌又劾其托疾,非真聋,帝遂发怒,斥为民,下巡抚杨一俊核真伪,一俊奏言:“真聋,非托疾。”并下一俊狱。传庭长系待决,举朝知其冤,莫为言。在狱三年,文灿、嗣昌相继败。而是时,闯王李自成者,已攻破河南矣,犯开封,执宗龙,杀唐王,兵散而贼益横。帝思传庭言,朝士荐者益众。

  十五年正月,起传庭兵部右侍郎,亲御文华殿问剿贼安民之策,传庭侃侃言。帝嗟叹久之,燕劳赏赉甚渥,命将禁旅援开封。开封围已解,贼杀陕督汪乔年,帝即命传庭往代。大集诸将于关中,缚援剿总兵贺人龙,坐之麾下,数而斩之。谓其开县噪归,猛帅以孤军失利而献、曹出柙也;又谓其遇敌先溃,新蔡、襄城连丧二督也。诸将莫不洒然动色者。

  传庭既已诛杀人龙,威詟三边,日夜治军为平贼计,而贼遂已再围开封。诏御史苏京监延、宁、甘、固军,趣传庭出关。传庭上言:“兵新募,不堪用。”帝不听。传庭不得已出师,以九月抵潼关。大雨连旬,自成决马家口河灌开封。开封已陷,传庭趋南阳,自成西行逆秦师。传庭设三覆以待贼:牛成虎将前军,左勷将左,郑嘉栋将右,高杰将中军。成虎阳北以诱贼,贼奔入伏中,成虎还兵而斗,高杰、董学礼突起翼之,左勷、郑嘉栋左右横击之。贼溃东走,斩首千余。追三十里,及之郏县之冢头,贼弃甲仗军资于道,秦兵趋利。贼觇我军嚣,反兵乘之,左勷、萧慎鼎之师溃,诸军皆溃。副将孙枝秀跃马以追贼,击杀数十骑,贼兵围之,驰突不得出,马蹶被执,植立不挠。以刃临之,瞠目不答。一人曰:“此孙副将也。”遂杀之。参将黑尚仁亦被执不屈而见杀,覆军数千,材官小将之殁者,张渼奎、李栖凤、任光裕、戴友仁以下七十有八人。贼倍获其所丧马。传庭走巩,由孟入关,执斩慎鼎;罚勷马以二千,以勷父光先故,贷勷。是役也,天大雨,粮不至,士卒采青柿以食,冻且馁,故大败。豫人所谓“柿园之役”也。

  传庭既已败归陕西,计守潼关,扼京师上游。且我军新集,不利速战,乃益募勇士,开屯田,缮器,积粟,三家出壮丁一。火车载火炮甲仗者三万辆,战则驱之拒马,止则环以自卫。督工苛急,夜以继日,秦民不能堪。而关中频岁饥,驻大军饷乏,士大夫厌苦传庭所为,用法严,不乐其在秦。相与哗于朝曰:“秦督玩寇矣。”又相与危语恫胁之曰:“秦督不出关,收者至矣。”明年五月,命兼督河南、四川军务,寻进兵部尚书,改称督师,加督山西、湖广、贵州及江南、北军务,赐剑。趣战益急。传庭顿足叹曰:“奈何乎!吾固知往而不返也。然大丈夫岂能再对狱吏乎!”顷之,不得已遂再议出师。总兵牛成虎将前锋,高杰将中军,王定、官抚民将延、宁兵为后劲,白广恩统火车营,檄左良玉赴汝宁夹击。当是时,自成已据有河南、湖北十余郡,自号新顺王,设官置戍,营襄阳而居之。将由内、淅窥商、雒,尽发荆、襄兵会于氾水、荥泽,伐竹结筏,人佩三葫芦,将谋渡河。传庭分兵防御。八月十日,传庭出师潼关,次于阌乡。二十一日,师次陕州,檄河南诸军渡河进剿。九月八日,师次汝州,伪都尉四天王李养纯降。养纯言贼虚实:诸贼老营在唐县,伪将吏屯宝丰,自成精锐尽聚于襄城。遂破贼宝丰,斩伪州牧陈可新等。遂捣唐县,破之,杀家口殆尽,贼满营哭。转战至郏县,遂擒伪果毅将军谢君友,斫贼坐纛,尾自成几获。贼奔襄城,大军遂进逼襄城。贼惧谋降,自成曰:“无畏!我杀王焚陵,罪大矣,姑决一死战。不胜,则杀我而降未晚也。”而大军时皆露宿与贼持,久雨道泞,粮车不能前。士饥,攻郏破之,获马骡啖之立尽。雨七日夜不止,后军哗于汝州。贼大至,流言四起。不得已还军迎粮,留陈永福为后拒。前军既移,后军乱,永福斩之不能止。贼追及之南阳,官军还战。贼阵五重,饥民处外,次步卒,次马军,又次骁骑,老营家口处内。战破其三重。贼骁骑殊死斗,我师阵稍动,广恩军将火车者呼曰:“师败矣!”脱挽辂而奔,车倾塞道,马挂于衡不得前,贼之铁骑凌而腾之,步贼手白棓遮击,中者首兜鍪俱碎。自成空壁蹑我,一日夜,官兵狂奔四百里,至于孟津,死者四万余,失亡兵器辎重数十万。传庭单骑渡垣曲,由阌乡济。贼获督师坐纛,乘胜破潼关,大败官军。传庭与监军副使乔迁高跃马大呼而殁于阵,广恩降贼。传庭尸竟不可得。传庭死,关以内无坚城矣。

  初,传庭之出师也,自分必死,顾语继妻张夫人曰:“尔若何?”夫人曰:“丈夫报国耳,毋忧我。”及西安破,张率二女三妾沉于井,挥其八岁儿世宁亟避贼去之。儿逾墙堕民舍中,一老翁收养之。长子世瑞闻之,重趼入秦,得夫人尸井中,面如生。翁归其弟世宁,相扶携还。道路见者,知与不知皆泣下。传庭死时,年五十有一矣。传庭再出师皆以雨败也。或言传庭未死者,帝疑之,故不予赠荫。传庭死而明亡矣。

  赞曰:流贼蔓延中原,所恃以御贼者独秦兵耳。傅宗龙、孙传庭远近相望,倚以办贼。汪乔年、杨文岳奋力以当贼锋,而终于溃偾。此殆有天焉,非其才之不任也。传庭败死,贼遂入关,势以愈炽。存亡之际,所系岂不重哉!

部分译文

  傅宗龙,字仲纶,昆明人。万历三十八年(1610)进士。初任铜梁知县,又调往巴县,被推荐后调进京城,入朝当了户部主事。很久以后,又升任御史。

  天启元年(1621),辽阳失守,熹宗皇帝下了召兵的命令,宗龙自告奋勇要过去,仅一个多月,就募到五千精兵。第二年,安邦彦起来造反,包围了贵阳,一时土匪蜂拥而起。宗龙上书请朝廷拨出国库银帮助云南将士;开通建昌的交通,打通由四川进入云南的道路;另外设置一名偏沅巡抚;罢免胆怯退避的总兵薛来胤。熹宗大都采纳了他的意见。宗龙又上书自请出去讨伐贼兵,说:“在武定、寻甸作乱的是东川土酋禄千钟。在沾益、罗平作乱的是一个女贼设科和她的同伙李贤等人。围攻普安,在云南、贵州边口上作乱的是龙文治的妻子及其同伙尹二。围困安南,占领关索岭的是沙国珍及罗应魁等人。围困乌撒的是安效良。对这些人,我都熟知他们的生平,他们不是我的对手。我愿意以四川巡按兼贵州监军的身份过去消灭这帮小丑。”熹宗非常高兴,就交给有关部门讨论。恰好这时宗龙因为生病回乡,没能最后实行。

  四年正月,贵州巡抚王三善被降贼陈其愚欺骗,战败而死。这年夏天,朝廷就从家里起用宗龙为那里的巡按兼监军。早先,兵部曾传令云南巡抚闵洪学增援贵州,因为过不了盘江就停了下来。宗龙接到任命后,洪学让参政谢存仁、参将袁善及土官普名声、沙如玉等带兵五千护送他过去。宗龙直渡盘江,边战边行,一路上的土匪都给他打败了。然后谢过谢存仁、袁善,把他们遣送回来,带着名声等士兵七百人进入贵阳,捕杀了其愚,贵阳军民大快人心。宗龙知晓贵州的要害及各地土酋的顺逆、将士的勇怯,巡抚蔡复一十分信赖他,向朝廷奏请敕令宗龙专职办理军事,给他设置中军、旗鼓,裨将以下任他赏罚。朝廷同意了。宗龙于是上书讲论方略,又详细谈到了贵州一带的艰苦,请多拨一些饷银。朝廷也同意了。早先,三善让监军的道臣管制将领,致使文武不和,进退都相互牵制着。宗龙一反他的做法,让监军负责供应粮草,评定功罪,不得掌握军队的进退。因此将领们都听从命令,在汪家冲、蒋义寨接连战胜贼兵,直抵织金。

  五年正月,总理鲁钦在陆广河战败。宗龙上书说“:不联合云南、四川,贵州就没法平定贼寇;不集中总督的事权,就不能联合云南、四川的兵力。请召回朱燮元,让复一兼带总督四川,在遵义开设总督府。同时把四川巡抚移驻永宁,云南巡抚移驻沾益,贵州巡抚移驻陆广,沅州巡抚移驻偏桥,从四面一起进兵,发二百万饷银给他们。此外请更换贵州、四川巡抚!”熹宗因为复一刚打了败仗,命令解除他的职务,让燮元接替了他。同时任命尹同皋巡抚四川,王蠨巡抚贵州,沅州巡抚闵梦得迁移了驻所,和宗龙的主张完全相同。

  陆广之战失败后,各地苗贼又蠢蠢欲动。复一、宗龙一起商议,打败了乌粟、螺蛳、长田等地的叛乱苗人,把平越的贼兵给打了个大败,捣毁了他们的一百七十个营寨,贼寇的同伙渐渐少了。宗龙于是上书讲述屯守的办法,他说:

  “四川用屯田来防守,贵州却应当用防守来屯田。因为安邦彦的土地有一半是在水外,仡佬、龙仲、蔡苗等杂色人种,和他在危急时相互帮助。贼寇外边有封藩,我边界上却没有屏障,这就是贵州兵力分散就越发无能为力的原因。我所谓的用防守来屯田,就是说先要派兵占领河流,夺取贼兵所凭仗的地势,然后安抚或剿灭各杂色人种,根据渡口的大小,分别设置大小水寨,挖深沟,筑高台,设立烽火台、炮台。小渡口就用木石堵塞起来。务求一粒米都运不到水内来,一个贼都逃不到水外去,这样贼寇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了。再命令沿河部队都操练水战,当贼寇在对岸耕种时,频出奇兵,渡过河去干扰他们。贼寇不敢再靠近河道居住时,我们就可以讨论屯田了。

  “屯田的办法有两条:一是清理各卫所原有的田地,二是割取反贼原有的土地,用我们卫所的办法推行屯田。贵州不担心没田,只担心没人。临时来的客兵聚散无常,不能久驻,不如仿照祖宗定下的制度,把全部屯田都分给有功人员,视功劳大小,做官大小,从指挥、把总到小旗,给他们应得的屯田作为世袭产业,但禁止他们买卖。这样不消朝廷招徕移民,贵州的户口自然会多起来。我所谓的用防守来屯田就是如此。不过这样办成,兵力应当使用四万八千人,饷银应当每年花费八十多万两,时间应当等待三年。这样子以后贼寇就可以全部消灭干净了。”

  兵部讨论后同意了他的意见。

  复一死后,王蠨来接任,凡事都靠着宗龙来办理。宗龙于是逐步剪除了水外的叛逆队伍,打算大力兴办屯田。邦彦怕了,妄图过来破坏,六年三月大举渡河过来入侵。宗龙在赵官屯打败了邦彦,斩除了老虫添,威名大振。那个时候,大帅刚刚死去,整个贵州受到震动,燮元远在四川,王蠨虚领其职,不是宗龙,贵州差点完了。朝廷下诏升宗龙的官为太仆少卿。后来宗龙因为守丧回家去了。

  崇祯三年(1630),宗龙起任原职。朝廷采纳孙承宗的推荐,提拔宗龙为右佥都御史,巡抚顺天。不久,封任兵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,总督蓟门、辽东、保定军务。

  此后宗龙因为一点小原因被剥夺了官职。过了很多年,十年十月流寇大举进入四川,攻下四川的三十多个州县,庄烈帝才拍着大腿想念宗龙说“:假使宗龙巡抚四川,贼兵怎么能达到这种地步!”于是催促兵部把宗龙从家里起复。宗龙到四川接替王维章后,与总兵罗尚文打退了贼兵。十二年(1639)五月,因为杨嗣昌的推荐,宗龙被召入朝中担任兵部尚书,离开了四川。宗龙自从平定贵州的乱贼以后,共十四年当中总是一会儿得到起用,用不久就又免除了官职。八月,宗龙到京师后进去朝见庄烈帝。他为人刚直不屈,不会顺着人的脾气讨好人。庄烈帝愤恨兵部长官不称职,嗣昌因为狡诈得到了庄烈帝的欣赏。宗龙为人朴直、忠厚,刚进见,就讲百姓困穷,国家财力虚竭。庄烈帝相当肯定这一点,只是宗龙不停地款诚讲论,庄烈帝于是不高兴地说“:你是来整顿军事的!”宗龙退出以后,庄烈帝对嗣昌说:“怎么回事?宗龙过去很会决策贵州,现在却只讲这些琐屑的事务,都是他人唾余的事,什么原因?”从此宗龙有所奏请,大都被驳回了。

  熊文灿罢官以后,宗龙就上书讲:“过去贼兵东窜西逃,所以嗣昌提出划地剿灭的办法。现在流窜不停的贼兵都停在了各自的地盘上,请让我过去在短期内办成解救危急的功效吧!让总理只管辖湖北、河南,陕西总督兼管四川,凤阳总督兼管安庆,各自统率所属部队稳住本镇,我预期十二个月内取得成功。”进而推荐说湖广巡抚方孔昭可以接替文灿。庄烈帝不予采用,用嗣昌过去担任督师。

  嗣昌外出担任督师以后,递上奏章请拨军粮,兵部不能完全供给他,嗣昌就弹劾尚书不称职。宗龙也弹劾嗣昌,说他白白耗费国家的财力,不能报效国家,还要盛气凌人,欺负朝臣。正好这时蓟辽总督洪承畴请任命刘肇基为团练总兵官,宦官高起潜又揭发肇基为人懦弱、胆小,宗龙没有立即答复他们。庄烈帝就发火了,批评他抵抗圣旨,要他回禀真相。宗龙的奏章交上后,又被看作是把封疆大事视同儿戏,就因此被关进了监狱。法司判为充军边疆,庄烈帝不同意,想把他处死。宗龙在监狱中呆了两年,十四年春季,嗣昌死了,尚书陈新甲推荐宗龙的才干,庄烈帝一时没有答话,过了很长时间才说:“他倒是朴实、忠厚。我用早先的心思任用他,他应该不计前嫌,为我尽死力才是。”于是把宗龙释放出来,让他以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的官职去接替丁启睿,总督三边军务。

  那个时候,李自成有兵马五十万,刚刚打下了河南、洛阳,又进犯开封。罗汝才又从南阳开赴邓州、淅州,与他会师。庄烈帝命令宗龙专门惩办自成。宗龙打算集结关中的全部军队、粮饷出关开战,但是所属的府县发生旱、蝗灾害,已经无法应征了。

  九月四日,宗龙带领四川、陕西的两万部队开出潼关,驻扎在新蔡,与保定总督杨文岳的部队会合。然后由贺人龙、李国奇率领陕西部队,虎大威带领保定部队,一起架起浮桥,东渡汝宁,联合起来开赴项城。五日,两支部队都渡了过去,奔向龙口。自成、汝才也在上游架起浮桥,打算奔赴汝宁,侦察到两个总督的部队开来,就把精锐兵力都埋伏到树林中,佯装统领各路贼兵从浮桥上过河西去。人龙让后边的骑兵侦探敌情,骑兵回来禀报说:“贼兵要向汝宁去了,架起浮桥就要渡过河走了。”宗龙、文岳夜间召集诸将,决定明早开战。

  六日,两支官军一起进兵,半路上一个骑兵跑回来说“:贼兵全渡过河了。”又往前走,一个骑兵跑回来报告:“贼兵渡过一大半,三分渡过两分了。”宗龙、文岳说“:往前追。”又走了三十里,来到孟家庄,时间已是正午。人龙、大威说“:马累了,明天再战,停止前进扎营休息吧。”各个部分都下马解甲,把武器靠到一边去了,大家四出到村子里寻找马草。贼兵暗中发觉后,猛然间从林子里杀了出来,伏兵都冲上来跟官兵搏斗。人龙有一千骑兵却不参战,国奇以自己的部下迎击贼兵,没能得胜,结果陕西部队、保定部队都败下阵来,人龙、大威逃往沈丘,国奇也跟着跑,三总兵的部队全败逃了。宗龙、文岳联合起来驻扎在火烧店,贼兵用步兵过来攻打他们的营寨。官军点燃大炮,炸死了一百多贼兵。天黑下来,贼兵引退了。宗龙的部队在西北向,文岳的部队在东南向,凭借战壕死守。保定部队当晚逃走了,保定总督的副将挟持着文岳的坐骑飞驰而去,当夜跑到了项城。宗龙又派出士兵到东南向扎下营,各将领分守壁堡,跟贼兵的战垒相持。

  九日,宗龙传令人龙、国奇回兵来援救,这两个总兵不加响应。宗龙说:“他们避死,想必不来了,我难道也避死吗!”对他的部下讲:“宗龙老了,今天陷在贼兵包围中,我要和大家一道决一死战,不能像他人一样卷甲逃走。”又召裨校李本实过去挨着文岳守过的壁堡开挖战壕,堆起战垒用来拒击贼兵。贼兵也挖了两重战壕来包围他们。

  十一日,陕西部队的粮食吃完了,宗龙杀了骡、马给他们吃。第二天,营中的骡马也没了,就杀贼后把尸体拿来分了吃。十八日,营中的火药、铅子、箭都放完了。宗龙清点士卒,除受伤、死亡的士兵以外,还有六千兵。半夜时分,宗龙率领这些部队偷袭贼营,杀死贼兵一千多人,突围而出。官军出来后散乱了,宗龙步行率领他们边战边走。十九日正午,他们走到离项城只有八里的地方,贼兵追上来,活捉了宗龙。然后到城门前喊道“:我们是陕西总督的护卫官兵,请打开城门让总督进去!”宗龙大声喊道“:我是陕西总督,不幸落在贼兵手里,左右都是贼呀。”贼兵向宗龙唾口水,宗龙骂他们说“:我是朝廷大臣,要杀就杀,怎肯替贼赚城门,苟延残喘!”贼兵抽出刀向宗龙砍来,宗龙被砍中头颅,倒下了,贼兵又割下他的耳朵、鼻子,宗龙就这样死在了城门之下。事情报送朝廷后,庄烈帝说“:宗龙这样,真可谓朴实、忠诚啊!”于是给他恢复官职为兵部尚书,加官太子少保,谥忠壮,荫封子孙为世袭锦衣百户,并对他予以公祭、公葬。

  汪乔年,字岁星,遂安人。天启二年(1622)进士。初任刑部主事,历官郎中,为母亲守丧回家去了。

  崇祯二年(1629),乔年以工部郎中起复,升任青州知府。因为治绩、品行突出,升为登菜兵备副使。他请求回家赡养父亲,父亲的丧守完,才出任平阳知府,然后调任陕西右参政,管理学校。又一次因为政绩、品行突出,原地升任按察使。乔年清苦自勉,衣食都很简单,到做官的地方去时只带两个仆人,不把家属带在身边。他当青州知府时在官署的廊檐下砌了十多个锅灶,让来打官司的人自己烧饭等候审理,小吏们不敢向他们要一个钱。乔年自以为是个用兵人才,休息时总是骑马奔跑,练习射箭、冲刺,在野外的风露中睡觉。

  十四年(1641),朝廷提拔他为右佥都御史,巡抚陕西。当时李自成已经打下河南,扬言要进入潼关。乔年立即驱马来到商州、雒南,没有见到贼兵的人影,贼兵包围了开封。三边总督傅宗龙这时也来到陕西,两个人讨论抽拉丁兵,凑集粮饷,但这时关中的丁兵、粮食早已派用完了,无法加以响应。宗龙、乔年两个人握着手,叹着气分手了。不多天,宗龙在项城败亡,乔年流着泪感叹说:“傅先生死掉,没有人能平定贼寇了。”过后又听说庄烈帝颁发诏书提升他为兵部右侍郎,总督三边军务,接替宗龙。兵部的檄文一个接一个发来,催促他出关作战。当时关中的精锐部队都在项城灭亡了。

  乔年说“:部队疲惫了,粮饷又缺乏,让我去抵挡正强大无比的敌人,我一旦出去,便如同拿肉去喂老虎。但是我不能不出去一回,以便巩固中原地区的民心。”于是收召散亡的士兵,调集边防部队,凑起骑、步兵三万人。

  十五年(1642)正月,乔年率领总兵贺人龙、郑嘉栋、牛成虎开出潼关。早先,临颍被贼兵守着,左良玉打下后进行屠城,把贼寇抢劫的东西全部缴获了。自成听说后大为恼怒,放弃开封过来攻打良玉,良玉退守郾城,贼兵把他紧紧给包围了。乔年召集手下的将领们讨论说“:郾城危在旦夕。如果我们到郾城去赴援,贼兵正气势威猛,很难跟他争锋。我听说襄城离郾城只一百二十里,贼兵的老营都在那里。我们舍郾城不打,以精锐兵力去攻打他必然要接应的襄城,贼兵一定回师来救,那么郾城之围也就解除了。解围之后,我们打击贼兵的前军,良玉攻击它的背后,贼兵是可以打得大败的。”将领们都说“:好。”乔年于是把步兵、火器留在洛阳,挑选了一万精锐骑兵昼夜兼程地前进。当他们在郏县住宿时,襄城人张永祺等过来迎接乔年。

  二月二日,乔年进入了襄阳,把人龙、嘉栋、成虎分作三路,驻扎在城东四十里,靠向郾城,乔年自己则统兵驻在襄阳城外。贼兵果然解除对郾城的包围,过来救襄城。贼兵赶到,三个大将都逃了,良玉的救兵又没来,官兵大败。乔年叹气说“:这儿是我的坟墓了。”接着就率领步兵一千多人把守城墙。贼兵挖地道填火药攻城,乔年也打地洞看贼兵所挖的地道,用长矛刺杀贼兵。贼兵用大炮轰击乔年的坐旗,城墙上的掩体都给打坏了,手下的将吏围在旁边哀求他出去避开贼兵,乔年恼了,用脚踹他们的头说“:你们怕死,我不怕死。”十七日,城被打下,乔年杀死了三个贼兵,然后自杀未遂,给贼兵俘获了,大骂不止。贼兵割下了他的舌头,把他给分尸了。襄阳人后来给乔年修祠祭祀。

  当初乔年出任陕西巡抚的时候,奉诏开挖自成的祖坟。米脂县令边大受,河间静海的举人出身,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县令,他在打听到自成的一个在县里做小吏的本家后,就抓来拷问。这人招供说:“离县城二百里有个村叫李氏村,在乱山之中有十六个坟埋成圆形,中间的那个就是自成始祖的坟墓。据传说墓穴是经仙人指定的,里边有一座铁灯台。铁灯不熄灭,李氏就兴盛。”按照他的话挖开自成先祖坟墓后,发现里边有几石蝼蛄和蚂蚁,火光闪闪发亮。砸开棺材,里边的尸骨呈青黑色,浑身上下都是黄毛,脑后有一个像铜钱大小的洞,盘着一只红蛇,长三四寸,长着角,还会飞,张开嘴巴吐出六七道日光,又飞回来落在脑后。乔年把那颅骨和红蛇用匣子收了,报送给朝廷。其余一把火烧了,掺杂进脏东西,扔掉了。自成听说后恼得咬牙切齿,说:“我非把乔年搞死不可!”在杀死乔年以后,李自成又经西华去攻打陈州。

  孙传庭,字百雅,代州振武卫人。在他父亲任上,他家里四代人都乡试中举。传庭长得身材高大,沉着坚定而且多智多谋。万历四十七年(1619)他考中进士。初任永城知县,因为有才干又被调往商丘。天启初年,他升任吏部验封主事,经几次迁升又做了稽勋郎中,然后告假还乡,在家里闲住多年不出。

  崇祯八年(1635)秋天,传庭才升职为验封郎中,然后越级升任顺天府丞。陕西巡抚甘学阔不能讨平贼寇,陕西的士大夫向朝廷争吵,朝廷于是推选边才,用了传庭,在九年三月里受命接任。传庭到陕西后,对民间人力、物力征集的时限掌握得很严格,完全按照军需供应的法规来执行。陕西人对他的爱戴不如洪承畴,不过他的才干足能平定贼寇。贼首整齐王占领着商州、雒南,诸将不敢前去攻打,传庭传令副将罗尚文攻打并斩除了他。

  当时,贼寇搞乱了关中,有名字的贼首有十多个,高迎祥势力最强,拓养坤人数最多,他们两个人也就是所谓的闯王、蝎子块。传庭制定了战略规划,亲自到銩稨的黑水峪进攻迎祥,活捉了他以及他的伪领哨黄龙、总管刘哲,把俘虏送到了京师。朝廷论定战功,给他加官一级。从此贼群就共同推举李自成做了闯王。第二年,养坤及其同伙张耀文过来投降了。后来养坤又反叛而去,传庭指示他的部下追上去斩除了养坤。传庭在泾阳源向贼首惠登相发动攻击,登相西逃了。河南的贼将马进忠、刘国能等十七部进入渭南,传庭把他们打出了关门,又联合河南部队夹击他们,先后斩敌一千多人。进忠等又侵扰商州、雒南、蓝田,官军的叛兵跟他们会合,打算进犯西安。传庭派左光先、曹变蛟把他们追赶到渭南,收降了他们的首领一条龙,招回了胁从人员。又召募健壮的年轻人攻打残余的贼寇,斩除了圣世王、瓦背王、一翅飞,收降了镇天王、上山虎,又歼灭了几个白杆的贼寇大首领。潼关以南的地区稍稍平定了一些。传庭又派副将盛略等人在宝鸡打败了贼首大天王。贼兵逃进山谷中,传庭一直追赶到凤翔。别的贼军开出栈道,打算越过潼关进犯河南,传庭回师打击他们,贼军逃到斜谷设下埋伏,传庭又把他们打得大败,收降了残余的贼兵。西安所属的四卫过去有屯军两万四千人,田地二万余顷,后来田地被豪强占有,部队的编制都是虚的。传庭对此加以改正,召集了一万一千多士兵,每年收入屯田的课银十四万五千多两,米、麦一万三千五百多石。庄烈帝非常高兴,给他加了官,赏了银币。

  正当这时杨嗣昌进入朝中做了兵部尚书,向庄烈帝陈述了用兵方略,让洪承畴以陕西总督的身份兼办剿贼事务,任命广东巡抚熊文灿为总理,全国划分为四正六隅,骑兵占三成,步兵占七成,共召集十二万官兵,加派军饷征收额达二百八十万石,限定时限为一百天,消灭贼寇。传庭写信过去和他争论说“:这样做没用,现在部队屡经败折,百姓的物力也抽干了,我担心军民都不能承受。如果一定这样推行,那么贼寇不见得能消灭掉,反而会使国家受害。”长达几千字。嗣昌收到他的信大不高兴。兵部决定,陕西巡抚抵挡一个正面,应招募当地兵一万人,发给饷银二十三万两,把商州、雒南等处作为防区。传庭知道这种办法行不通,于是清理库藏,积存赎款,凑集了四万八千两银子,收兵买马,自行添置灭贼器械,不采用兵部的意见。当各地巡抚都上报募兵兵额时,单单传庭的奏疏没送上来。嗣昌说军法不能在陕西推行了,自请不担官职过去领兵,用这来激发庄烈帝的怒火。传庭于是上书说“:假如我像其他巡抚那样收编府县的民兵报上去,就说是及额了,那么我先前所报上的屯兵就已经及额了。此外我这里还有召集起来正在操练的骑、步兵将近一万多人,何尝不遵守兵部的决定呢?至于所规定的一百天的期限,商州、雒南的防区,我都不敢推托。不过假如是贼兵进入商州、雒南而我不能防卫,就请治我的罪;如果我守住了商州、雒南而超越期限不能灭贼,那么耽误剿贼的一定不是我了。”嗣昌对他的话无法加以指责,但对他恨之入骨。传庭两次接到诏书加升官级,应当加部衔了,嗣昌压下来不替他奏请。十一年春天,贼兵打下汉阴、石泉,嗣昌就怪罪传庭没有增援,削了他所提升上来的官级。

  传庭出兵扼守商州和雒南。大天王等进犯庆阳、宝鸡,传庭回师到合水交战,打跑了他,抓住了他两个儿子,又到延安追击他。过天星、混天星等从徽州、秦州直奔凤翔,进逼澄城,传庭分兵五路在杨家岭、黄龙山进攻他们,把他们打得大败,斩获了两千多首级。大天王听说传庭没杀他的两个儿子,就投降了。其他贼兵开向北面去进犯延安,传庭知道..州以西、合水以东的三四百里都是荒山深谷,贼兵进去就会自取灭亡,于是亲率标兵从中部阻止贼兵向东跑,传令变蛟在庆阳阻止贼兵向西逃,在三水、淳化之间设下了埋伏。贼兵饿了,出来抢粮食,传庭就高高举起旗帜,打起鼓吹响号角阻击他们,一天一夜马行了二百五十里。贼兵大惊,赶快往西边逃,到职田庄遇上伏兵,战败了,又逃向宝鸡,取道栈道,又中了埋伏,大败,转而进入陇州关山的山路,又被伏兵打击了一回,三次失败,贼兵死掉的不计其数,过天星、混天星都投降了。传庭又在..州、宁羌一带追赶贼兵,官军冲入敌阵,擒拿了贼首。河南的贼首马进忠、马光玉统率宛、洛一带的贼兵向西部扩散,传庭向他们进攻,贼兵回头逃跑。传庭又在潼关的平原地带埋下伏兵,变蛟把贼兵赶进了埋伏。闯王李自成受到洪承畴追击,丢掉了他的所有人马,只带十八个骑兵突围出去,逃跑了。一时间关中地区的各路盗贼都平定了,这时是崇祯十一年的春天。捷报送上后,庄烈帝非常高兴,首先评定澄城的胜利,命令给传庭加官部衔。嗣昌仍旧阻挠,未予申报。

  那个时候,总理熊文灿主张招安,湖广地方的贼首张献忠已经投降,只有河南的贼兵依然如故。罗汝才、马进忠、贺一龙、左金王等十三部西窥潼关,联营几十里。传庭想到“:天下的大盗现在都在这了。我在西面出击,总理在东面出击,贼兵不是投降就是灭亡。这一带的贼兵平定后,天下也就没有贼寇了。献忠即便是伪装投降,心存不轨,也不能怎么样了。”于是就率军东征,在阌乡、灵宝一带的山中把贼兵打得大败,从他们的营地中间从西向东锳了一回,又从东往西锳。贼兵困窘得很,拿文灿招降他们的亲笔指示上交给传庭看,说短时间内将归降。传庭说“:你们天天到熊先生那里说接受招安,可是又天天不停地攻打城堡,屠杀村寨,这是假投降。如果真想投降,就放下武器过来投降,再说空话就不是真心投降了,我明天就要进兵了!”第二天传庭统兵而出,在进军途中接到文灿的檄文说“:不要忌妒我招安贼兵的功劳!”又往前走,收到了兵部尚书嗣昌的手信,也是这么说。传庭闷闷不乐地撤兵回来了。但是贼兵最终还是不接受招安,反而转移过去窥视商州、雒南。文灿后悔了,约传庭出兵夹击。传庭手下的官员王文清三战三胜,打败了贼兵,贼兵逃往内乡、淅川去了。

  传庭在屡建大功之后,他手下的将校几次得到诏令进行了封赏,嗣昌却坚决压制他,不为他奏请。传庭恳请他把自己提上部籍,嗣昌说:“等等吧!”十月,京师戒严,朝廷召传庭及承畴入卫京师,提升传庭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,接替总督卢象升统率从各地来的援军,赐给他尚方宝剑。这时传庭统兵来到京城近郊,与嗣昌不和,又跟宦官高起潜发生冲撞,庄烈帝传下圣旨严厉批评了他,不让他进城朝见。承畴来了以后,嗣昌到郊外慰劳,又命令他觐见皇上,传庭对此不能不感到失望。不久,嗣昌任用承畴为蓟门总督,想把来增援京师的陕西部队都留下来守护蓟门、辽东。传庭说:“陕西部队不能留,留在这边,那边贼寇的势焰便会扩张,无益于边防,这简直是为贼寇撤走敌人。陕西士兵的妻子、子女都在陕西,他们天天把杀贼当作自己的利益,长期留在边疆,不是起哄就是逃跑,不能再为我们所用,就一定为贼寇所用,这简直是逼迫良民去当贼兵。这是有关国家安危的重要一环,不能不加考虑。”嗣昌不听,传庭争执不下,心中不胜郁郁,耳朵就聋了。

  传庭刚接受任命时上书讲过“:近年来封疆的事务乱成一团,原因在于谋划差错。事情结束后,我想给陛下当面把国家大事商定一下。”第二年,庄烈帝改派传庭去总督保定、山东、河南军务。京师解严以后,传庭上书请求朝见,嗣昌大为吃惊,以为传庭要扳倒自己,就喝令过来的仆人把奏疏带回去还给传庭。传庭恼火了,就上书称病,请求离任,嗣昌又弹劾他假称生病,并不是真聋。庄烈帝恼了,把传庭罢官为民,又交巡抚杨一亻隽核实真伪。一亻隽奏称“传庭真的聋了,不是说假。”庄烈帝连一亻隽一起关进监狱。传庭被长期关押,等候处理。满朝大臣都知道他的冤枉,但没人说话。

  传庭在狱中关了三年,文灿、嗣昌相继败灭。可是这时闯王李自成已经打下河南,进犯开封,活捉了宗龙,杀掉了唐王,官军分崩离析,贼寇更加凶猛了。庄烈帝想到了传庭讲过的话,朝臣中推荐传庭的人也越来越多了。

  十五年(1642)正月,庄烈帝起用传庭为兵部右侍郎,亲自到文华殿向他询问剿贼安民的办法,传庭侃侃而言,庄烈帝深为感叹,设宴对他加以慰劳,赏赐了很多东西,然后命令他带领禁军去增援开封。开封的包围圈已经解除,贼兵杀死了陕西总督汪乔年,庄烈帝就让传庭过去接任。传庭上任后,在关中召集诸将,绑了援剿总兵贺人龙,列举了他的罪状,在军帐中把他斩了。宣布他的罪状是在开县起哄逃回,致使猛如虎总兵孤军作战失利,让献忠、曹操跳出了圈套。又说他遇上贼兵抢先逃跑,致使新蔡、襄城接连丧失了两位总督。诸将为此无不肃然起敬。

  传庭斩掉人龙以后,威震三边,从此后天天整治军队做平贼的打算,可是这时贼兵又围困开封,朝廷传令御史苏京过来监督延安、宁夏、甘肃、固原的部队,催促传庭出关。传庭上书说“:部队刚招募起来,还不能使用呢。”庄烈帝不听。传庭不得已出兵,在九月里抵达潼关。当时下了几十天雨,自成挖开马家口一带的黄河淹没了开封。开封失陷后传庭进兵南阳,自成向西来迎击陕西部队。传庭设下三重伏兵等待贼兵;牛成虎率领前军,左襄力领左边,郑嘉栋领右边,高杰指挥中军。成虎假装北上引诱贼兵,贼兵跑进埋伏后,成虎回头来厮杀,高杰、董学礼突然从两侧出来相帮,左襄力、郑嘉栋又左右横冲,贼兵战败向东逃走,被杀死一千多人。官兵追了三十里,到了郏县的冢头,贼兵把兵器、军需品扔在道路上,陕西兵就忙着抢战利品。贼兵侦察到官兵乱了阵,就回过头来袭击,左襄力、萧慎鼎的部队败退下来,各路部队也都败了阵。副将孙枝秀跃马追杀贼兵,打死了几十个骑兵。后来贼兵包围了他,他左右飞奔无法冲出来,战马跌倒后被俘虏了,他直立不挠,贼兵用刀对着他,他直瞪着贼兵,不说一句话。有一个贼兵说:“这是孙副将。”贼寇就把他杀了。参将黑尚仁也被抓住,不屈而被杀。这次战斗官兵死了几千人,材官小将牺牲的有张日英奎、李日英凤、任光裕、戴友仁以下七十八个人。贼兵得到了他们所丢掉的很多战马。传庭败走巩县,取路孟县进入潼关,捕杀了慎鼎,罚了左襄力两千匹战马,因为他父亲左光先的原因,饶他一死。这次战役,天下着大雨,军粮没送来,士卒们只能采青柿子吃。既冷且饿,所以大败而回。河南人把它称为“柿园之役”。

  传庭在战败返回陕西后,打算防守潼关,扼住京师上游。况且官军刚刚集结起来,不利速战,于是就召募更多的勇士,开垦屯田,修造器械,储蓄军粮,让每三家出一名壮丁。又造了三万辆载着火炮的战车,作战时推着它抵挡敌人的战马,驻地休息时围在四周用以自卫。修造工程催办得很急,昼夜不停,陕西百姓不能承受。而且关中连年饥荒,驻扎着大批军队粮饷缺乏,所以士大夫厌恶传庭所办的工程,又因他执法过于严格,士大夫就一起向朝廷起哄说“:陕西总督不那么热心平贼了。”又一起用吓人的话威胁他说“:陕西总督再不出关,来缉捕你的人就要到了。”

  第二年五月,朝廷命令传庭兼督河南、四川军务,不久又提升他为兵部尚书,改称督师,加管山西、湖广、贵州及江南、江北的军务,庄烈帝赐给他尚方宝剑,更加紧急地催他开战。传庭跺着脚感叹说“:这是干什么呢!我固然知道这次去一定回不来,但是大丈夫怎么能再一次掉到监狱看守的手里!”不久,就迫不得已地再一次决定出兵。他让总兵牛成虎领前锋,高杰领中军,王定、官抚民领着延安、宁夏部队作为后援,白广恩率领战车营,又传令左良玉开到汝宁,两边夹击。这个时候,自成已经占领了河南、湖北的十多个府,自号新顺王,设置官吏,分兵驻守,营建了襄阳城,驻在那里。打算经过内乡、淅川窥视商州、雒南。发动了荆州、襄阳的全部兵力在汜水、荥泽会师,砍下竹子修造筏船,每个人佩带三个葫芦,计划渡过黄河。传庭分兵防御。九月八日,官军驻到汝州,伪都督四天王李养纯归降了。养纯讲了贼兵的虚实:诸贼老营在唐县,伪将吏屯集在宝丰,自成的精锐部队全都聚集在襄城。传庭于是在宝丰打败贼兵,斩除了伪州牧陈可新等人,接着直捣唐县,打下以后把贼兵的家口杀戮殆尽,使贼兵整个军营中都是哭声。传庭又转战到郏县,活捉了伪果毅将军谢君友,砍了贼军的坐旗,尾随而追自成,差点抓住了他。贼兵逃往襄城,大批官军就进逼襄城。贼寇怕了,打算投降,自成说:“不要怕!我杀害藩王,焚烧王陵,罪已经很大了,姑且决一死战吧。不能取胜的话,杀掉我去投降也不晚。”官军当时都是露天宿营跟贼军相持,下了长时间的雨,道路泥泞,粮车不能过来。士卒饥饿不过,打下郏县时,抓到的骡马立即都被吃完了。大雨下了七个昼夜也不停,后军在汝州开始起哄。贼兵大举而来,一时间流言四起,传庭迫不得已让部队回过头去迎接军粮,留下陈永福断后。前边的部队开始移动以后,后边的军队也乱了,永福斩杀也不能制止。贼兵在南阳追上官军,官军回头来战,贼兵的战阵分为五层,饥民在外,其次是步兵,再其次是骑兵,再其次是勇猛的骑兵。老营的家口在最里边,开战以后,官兵打败了三层,贼寇的骁骑殊死拼斗,官军的战阵稍一移动,广恩部下推战车的士兵就喊叫说“:我军败了!”解下搭肩钻出车辕就跑,战车翻了,堵住了路,马拴在横木上不能向前走,贼兵的铁骑从上面凌空跳过去,步兵手提白棍劈头盖脑地打,被打上的人连头带盔都给打碎了。自成倾兵而出追在官军后边,一天一夜的时间里,官军狂奔了四百里,到达孟津,死掉了四万多人,丢掉兵器、辎重几十万件。传庭单骑穿过垣曲,从阌乡渡河过去。贼兵捡到了督师的坐旗,乘胜打下潼关,把官军打得大败。传庭与监军副使乔迁高跨着马,大声喊叫着冲入敌阵,死在了战场上,广恩投降了贼寇。传庭的尸体后来竟然没有找到。传庭死后,潼关以内再也没有有效的防御力量了。

  早先传庭在出兵前自己料定要死了,回头对他的继妻张夫人说:“你怎么办呢?”夫人说“:大丈夫只管报效国家好了,不要忧念我!”等到西安被打下来时,张氏领着传庭的两个女儿、三个妾跳井死了,让他们八岁的小儿子世宁赶紧躲避贼兵逃走了。世宁翻过墙头掉在一个百姓家里,一个老头子收养了他。传庭的大儿子世瑞听说后,异常艰苦地步行进入陕西,在井里找出了母亲的尸体,面色如生。那个老头还回了他的弟弟世宁,兄弟两个相互掺扶着返回,路上遇见他们的人,不管平时认识不认识都为他们流下了眼泪。

  传庭死的时候已经五十一岁了。他两次出兵都是因为天下大雨失败了。有人说传庭没死,庄烈帝怀疑他,所以没有给他追赠、封荫。传庭死后,明朝也就灭亡了。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赞(0) 打赏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轻博客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